<rp id="5kgbe"></rp>
<em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em>

    <button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rp id="5kgbe"></rp>

        剛好的文章

        時間:2018-11-14    閱讀:1065 次   
          篇一:剛好
          剛好,正如我們之間的距離,正如我們之間的關系。剛剛好。
          我在想我們認識多久,應該是從初二開始,我們睡一個鋪。
          記憶也從那開始。記得你喜歡宋詞,你會背很多。我從你那學會了一首,是《聲聲慢》。我總記不住憔悴損,總會說wei悴損。后來你看名著,我跟著你看了一本,是《格列佛游記》,情節記得不太清,只記得,是你說里面的有人吃糞便,我甚敢驚奇,便翻了兩翻,翻了這么多年,我還是沒翻完。記得,我有時會老逼著你跟我說另外一個人的事,其實我并不感興趣,只是想你會不會違背別人諾言,你看你總是守得那樣緊那樣緊。我威逼利誘,你也不說。后來我想,不管我的什么事都可跟你說。記得,你的蚊帳有個大洞,我們用紙蓋上了。記得我們的被子套的不平整,你總說,睡兩天就好了。后來初三了,慶幸的是,我們還在一個班。你的文筆是越加的好,我的還是老樣子,后來,我要你跟我寫本小說,是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你一口就答應了,我很開心。
          我在想,初中的我們。唉,我們什么聯系方式都沒留。高中,我報名的時候,知道我們同一學校。你看,我們就是如此有緣分。我想當時什么都沒留,就是對彼此的關系有份篤定。不過你是文科,我是理科。后來有一個本子,說著兩個人的事。傳來傳去,一天,它不見了,我有點慌亂,很久,我才問是不是在你那里,你說是,我便很安心,雖不知什么原因沒有繼續,但我想,你這樣做,肯定是好的。
          高中總是很繁忙。好像過了很久,我想你寫小說的事應該是擱淺了,不過我還是看見了,我想那天會是幸福的一天,我一面一面的看,都是你的故事,我才明白,我對你如此不了解。我總是會看很多遍。圣誕你會給我巧克力,蘋果。還有鉛筆字,你說鉛筆不生硬,很溫暖。我便以后寫字,大多是用鉛筆。自己削的鉛筆,我喜歡看它不平整的樣子。后來,我們的聯系就淡了,不過我知道你在我很近的地方。高三,吳老師(語文)總會拿范文給我們看,其中不少都是你的,我很開心,就像是我寫的。那時,我寫文章經常跑題。我很討厭寫議論文。我們很少見面。那天陽光正好,我們坐在草地上,絮叨了一會,便匆匆回到教室。高中就這樣沒了。
          我想我真不會做朋友??偸怯泻芏嗥?,與別人也造成不少誤會,幸好,高中還有她們,讓我明白了不少。而你,不太在意我偏差的部分,所以在你面前,我是分毫未變。
          我在想大學的我們,你開學了,跟我打電話,很久,是用普通話,我不喜歡你跟我講普通話,不過我想不大的事,但我真的不習慣。你是校報的記者,一天一天很忙很忙。你說,你在著手寫一本小說。你說,你談成了一筆自己的生意。你說,你喜歡張懸。你說,你建議我不看張小嫻。你還說,你學校的恐怖事件。其實,大多都是,你寫。我喜歡看你字跡的洋洋灑灑??倳ツ憧臻g看你的留言板,看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你會自說自話。不過,我想你是清醒的。就如喜歡海子,喜歡張懸,很清醒。記得我說過,我怕你有紅玉的故事,你的字里行間大多是悲涼的,很寂寞,很冷清。偶爾看見你的《親愛的,我很好》我便開心的不得了,那里面有很多人,但是我只看得見我的,哈哈。不管我發生什么,總會有你。
          除了初中,我們很少在一起,很少聯系,偶爾也只是只言片語。我知道,我不會是你的唯一,你也不會是我的唯一,我們的身邊都有著很多人,有著屬于沒有彼此的記憶,但這份距離剛剛好。不疾不徐。束縛太多越難受。我真是慶幸,有這樣的一個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著這樣的一個角色。
          我想這份距離得虧于你。從初中,高中,大學。你一直在我前面。我到如今才明白,或許,我在開始明白你。我真是笨的緊。哈哈。
          我們總會遇見很多人,明白很多事。寂地說,我們終其一生,都在尋找幸福的路上。我想你便是我幸福路上站著的人。
          
          篇二:剛剛好
          臺灣歸來,那匆匆的、淡淡的、飄忽的、被連續灌輸的記憶與感觸,有時愈覺鮮明、清晰??傆X得應該寫點什么以紀此行。
          赴臺之前,就與同行的劉君相約,到臺灣后一定要買點書。劉君是位教育工作者,早有此意,于是欣然響應。他還早早搜得臺北“誠品書店”的相關信息,道是該書店乃臺北有名的書店,且在我們這次行程范圍之內。于是我們二人欣欣然期日以待。
          那天甫到臺北,上午先游野柳,緊接著拜謁孫中山先生紀念堂(臺灣稱“國父紀念館”),時近中午12時,又急急忙忙地游覽臺北地標性建筑——101大廈。盡管誠品書店近在緊鄰,但因團隊要趕往飯店就午餐,且下午還要去參觀臺北故宮博物院,因此,劉君和我只得悻悻作罷,遙寄希望于返程再來臺北時得覓芳蹤??墒腔爻虝r竟又因各種原因而又一次擦肩,劉君和我均后悔不迭。人生有時也是如此,雖然心儀久仰,然機緣錯失,抓而不緊,就只得扼腕嘆息,甚至遺憾終生。(中國散文網- www.lvyoukunming.com)
          以后接連五天,團隊由臺北、臺中、臺南而高雄,沿途未見一家書店。晚間,在高雄市七賢二路“愛河”邊漫步時,偶見岸邊有一“家樂?!背?,信步入內,在一樓右側有一大爿書架,架上多是音像制品,也有很多書籍。粗覽一遍,發現很少有我喜愛的書。于是又細細瀏覽一遍,最后在散文陳列柜前看到一本題名《剛剛好》的書,封面上載明是一位名叫張曼娟的臺灣女作家的散文精選集。恕我孤陋寡聞,又非弄文學的料,且因兩岸隔絕既久,故從未聽說張曼娟這位作家。我只是覺得《剛剛好》這個書名很有意思。
          張曼娟在封面上說:“我的世界有點小,卻是剛剛好。剛剛好,遇見最美好”。翻開她自己寫的序言,只見她又說:“相逢只一笑,明日又天涯。我從許多微笑的眼睛中,看見了珍惜的光芒。在這樣的光芒中,又怎能不看重自己”?“這個世界中許多美好的相遇和際遇,使我的生命豐盛滿盈?!?br />  這些話使我有些感動!
          “剛剛好”!這不就是機緣嗎?此行我一直想買點書,又一直沒買著,今晚剛剛到這里,恰好剛剛遇見這本書,作者的這幾句話又剛剛使我有些觸動,這不就是剛剛好嗎!而且“剛剛好”這三個字,你不覺得深蘊佛性,頗具中庸,寓含哲理嗎?這是一種多么高峻、難以攀登的境界??!人生如能做到剛剛好,就一定很藝術、很老莊、很浪漫,很情趣;那么他心中必常是一片清涼勝境,一派美好圓融。因此,幸福也必在其中。
          想到這里,我覺得我應該買下這本書。新臺幣300元,打折后275元,折合人民幣61元許。
          回武漢后,我花了約兩天時間,粗粗讀完了《剛剛好》。心中總為張曼娟先生心魂深處那纖細銳敏、溫如涓流的一股心泉所浸潤。記得孟老夫子說過:“頌其詩,讀其書,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論其世也?!庇谑怯稚暇W查詢了一下有關張曼娟先生雅集文學殿堂的履痕。我真的是孤陋寡聞??!人家張先生原本是當今港臺當紅女作家,在東南亞一帶華人圈內早富盛名。年紀輕輕,就小說、散文著作等身,屢獲大獎。道地的才女、淑女嘛!無怪乎開口便是雅言,著筆便是斯文。著實氣度不凡啦!
          散文集《剛剛好》令人心儀的是那股滲透著中國古典文學的淡淡的幽香。沉靜洗練的敘述,國畫般的現實白描,意蘊簡凈,意像真淳。頗有一股安意如《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清香,但全是作家本人“自寫其胸中之妙”的真情。它雖不是新作,但這舊集的新編卻不乏新意。首先單看每篇題目,就覺得詩意盎然。例如:“緣起不滅”、“月光如水水如天”、“當時年少春衫薄”、“誰家綠楊堪系馬”、“約在北京”、“下雪的時候很溫暖”、“離別時候,要微笑”、“在森林里種首歌”、“星星忽然傾斜了”,……莫不令人興發感動。再及內容,似乎更看到了張曼娟的從容舒緩,要眇幽微。她從一個天真少女直寫到一位成熟的知識女性,處處透著貞靜淡雅,嫻淑端莊。她寫愛,寫得溫婉深摯,愛而不失自我,愛中多有尊重包容。不是那種頃刻間就要將對方熔化、燒死,互相化為灰燼的可怕的炙熱。她總是靜靜地表達,緩慢地舒展,多層地滲染,就像春風楊柳,柔順和暢。她寫離愁、寫惆悵、寫悲辛、寫滄桑,也不是那般的撕心裂肺,呼天搶地,涕淚縱橫,痛不欲生。盡管內心風起云涌,然而著筆仍是靜靜的,在波瀾不興的表面下卻透著堅毅和剛烈。正所謂“萬物靜觀皆自得”。她深諳“真正可貴的幸福,原來不是從快樂中來,而是從憂愁之中來的?!彼龑懮?,也是那樣靜靜的,悠悠的,很藝術的品味著。例如她寫到在日本北海道的林中餐廳就餐:“我們在眾多餐廳里,挑選了海鮮自助餐。一幢高大的木制玻璃屋,矗立在冷杉林中,光潔的玻璃使視線毫無阻隔,我們就像坐在林中用餐??粗﹃枆嬄淞?,林中的探照燈忽然點亮,冷杉倐地伸張枝葉,如此高聳的拔地而起,明明置身在蒼翠的高山上,我們的盤里卻堆疊著艷紅色的帝王蟹,粉褐色的毛蟹,新鮮的鮭魚,是我見過最有層次最細膩的紅色,幾乎移不開眼。這是極豐盛的一刻了,一種幸福的微光,令我暈然醺醺?!弊x罷這段描寫,你閉目冥想,這該是一幅多麼優雅、悠然而又優美的畫面。張曼娟有時也有些小幽默、小調皮。例如她寫自己曾經別出心裁地到日本的輕井澤去騎自行車看森林和歐風別墅,不料晚間迷了路,自行車翻了車。她說:“我的車上了一抔土,然后,土地貼上了我的臉,天空翻了過來,所有的星星都傾斜了?!边@讓我們在會心微笑的同時,或許又可悟出一點道理。人在順境時,所見風景多是傳統單一的;而在遭受挫折時如果仍能以慣??达L景的心態去看待挫折中的景象,那么所見的風景一定是新鮮的,收獲也一定是更大的。是的,我們有時就是要換一種角度看人生。
          我常想,中國漢文化中古典文學作品對意境的闡發似乎可用四個字來概括:那就是幽、憂、悠、優。也即是幽深幽遠,憂國憂民,悠揚悠然,優秀傳承。這就是它五千多年來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之所在。它就像那悠古的中醫,又像那悠香的茶道,亦似那悠然的太極,還像那悠綿的中國山水畫。張曼娟定然是那深得其味者,也是那經中國漢文化古典文學原汁浸泡、熏染出來的知性女子,于是其文幽,其心憂,其情悠,其人優。她自己也曾這般說:“把夏天膨脹起來的蟬聲,準備鼓噪了,以往,走出古典的大門,便是綠蔭,是蟬鳴,是翻飛的荷裙。以后,蟬聲遠而車聲近,惟有高踞架上的古人,與悠閑而至的自己,紛紛落落,互相檢視,彼此的心情?!笔堑?,我們在迦陵大家身上,在曼娟先生身上、在瓊瑤女士身上……都可以感知到中國古典文化那鮮活的生命力!
          掩卷《剛剛好》,猶憶淡淡香!

        中國散文網首發:http://www.lvyoukunming.com/sanwen/1411767.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