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5kgbe"></rp>
<em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em>

    <button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rp id="5kgbe"></rp>

        初愛(二)

        時間:2017-08-24    閱讀:456 次   
        作者:盛七

          柔和的余暉灑進空曠的教室里,教室里的人寥寥無幾,都各自奔往社團去了。阮新收拾好書包,去辦公室拿吉他。吉他是很貴重的東西,所以她拜托老師留在了教師辦公室內。
          
          “新新,你好厲害啊,楊子驍學長那么嚴格你都過了,有什么秘訣嗎傳授給我唄……”同桌湊過來詢問道。
          
          “恩……努力吧,對就是努力?!比钚滦α诵卮?。
          
          今天大課間的時候,唐生君跑過來告訴她可以去吉他社進行正常的社團活動了。她能夠猜出一些來,楊子驍選擇讓自己入社團,大概是因為最后的那幾句話吧。
          
          不過她還真有那么一絲不想去了,面對著一個冰塊臉社長,誰愿意在那兒沒氣找氣受?要是唐生君的話那還挺好,至少他面和心善的,給人印象多好啊。
          
          雖然性格過不去,但是聽說這社長的吉他一流的好,還是沒有拜錯師。(中國散文網原創投稿 www.lvyoukunming.com)
          
          她猶猶豫豫地走到吉他社門口,輕手輕腳地推開門。楊子驍坐在沙發上看著雜志,吉他已放在旁邊準備就緒。
          
          他無關深邃柔和,甚至可以算得上漂亮,棱角分明的臉上,感覺十分的溫潤。原來社長不板著臉的時候,看著也挺靜謐帥氣的。
          
          楊子驍感受到了這邊的動靜,迅速地收好雜志,整齊地擺放在桌上,恢復冰塊臉,清冽的聲音:“吉他社要求成員五點三十就位,恭喜你已經遲到了十三分鐘?!?br />  
          阮新愣住了,還有這規矩?傻愣愣地四處張望,看見靠門的墻壁上幾個黑色娟秀的字體:五點三十必就位,如有延遲需請假。
          
          寫個警告也這么摳字眼,阮新癟了癟嘴。
          
          楊子驍倒是一臉疑惑地望過來了,他就納悶著姑娘是不是反射弧有點長……
          
          他淡淡地開口:“你又拖了兩分鐘……我覺得吉他社可以新擬一條規定,遲到一分鐘五十個俯臥撐,概不封頂?!?br />  
          這條規定分明就是針對阮新的,吉他社又沒什么其他的人……
          
          阮新中規中矩地在他對面坐下,把琴拿出來,做好架勢。
          
          楊子驍從眾多A4紙中抽出一張,上面五個大字:愛的羅曼史。
          
          “這首歌是新手入門必學的,而且必須熟練才算得上是吉他入門。今天,必須彈會,不然不準吃飯?!睏钭域斢檬种盖昧饲米烂?。
          
          阮新符合地點點頭。
          
          “你先彈一遍,我找找你的問題出在哪里?!?br />  
          她太緊張了,曾經,面對她的吉他老師,她也緊張過,不過面對楊子驍,真的是前所未有的緊張,她平時的那一股傲氣怎么也拿不出來了。
          
          她緊張到,彈錯弦。本應該彈三弦的,卻手忙腳亂地彈到了四弦。
          
          阮新像個受驚的小鹿,猛地抬起頭,看著楊子驍的臉色。
          
          果然,楊子驍的臉色鐵青,上面寫滿了布滿和不耐。
          
          “你是有多笨啊,這個都能彈錯?!币约安荒蜔┑恼Z氣……
          
          “那我才剛入門兩個月嘛,你以為就能和你這種學了幾年的人相比?”阮新硬邦邦地回答,她不服氣,作為一個社長,一個重要的領頭人,他更應該給予她這樣的信任更多的鼓勵,而不是嘲諷。
          
          楊子驍也是驕縱的性格,兩個人正要吵起來,門口傳來了吵吵嚷嚷的聲音。
          
          “子驍,本會長又來翻你的牌子啦~”唐生君微瞇著眼吊兒郎當地走進來。
          
          不過當他看到兩人面紅耳赤的模樣,他恢復了正常。他一臉不可思議地望著兩人,我靠,才第一天啊,這是什么情況?對上眼了?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繼續啊?!碧粕荒樜叶霓D身打算走。
          
          阮新也猜到個大概為什么唐生君為什么這么說,不要面子地吼道:“我跟他在吵架啊,大九月沒開空調啊沒開空調……”

        散文網首發:http://www.lvyoukunming.com/sanwen/1225015.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