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5kgbe"></rp>
<em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em>

    <button id="5kgbe"><acronym id="5kgbe"></acronym></button>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progress id="5kgbe"></progress>
      <rp id="5kgbe"></rp>

        血字七(十四)

        時間:2017-08-24    閱讀:174 次   
        作者:盛七

          三人相對,沉默不語。
          
          郁子銘打破這片空白:“江梓驍,如果我沒有說錯,你應該是警校畢業的,難道,你在那里所有的良知和正義都泯滅了了嗎?”
          
          江梓驍微微一愣,但很快調整好狀態,胳膊緊緊地勒著孟然的脖子。
          
          “我到那里只是為了報仇,對你這種‘正義’的職業,我絲毫不感興趣?!苯黩斃滟穆曇艋厥幵谏蕉蠢?。
          
          郁子銘放棄了與他內心交涉,喚醒他的良知,這個節骨眼,他必須要保全孟然,他感覺到,如果孟然有什么危險,他心里一定會向當初岳微去世那樣難受。他不想在嘗試那種感情了。
          
          “好,那我作人質,你放了她?!庇糇鱼懓央p手舉起,緩緩往江梓驍的方向走。
          
          江梓驍得到他滿意的答案,點頭同意。他依然把槍對著孟然的頭頂,孟然看著他緩緩走進,忍不住開口:“子銘……”
          
          郁子銘溫柔的笑笑,似乎在讓她安心。(中國散文網原創投稿 www.lvyoukunming.com)
          
          他早就布置好了一切,山洞寫上方的狙擊手早就準備就位,山洞外也隱藏了他諸多同事,都等著緝拿這個窮兇極惡的罪犯。
          
          他最先用保險的方法,實在不行走到這一步,他必須要保全孟然,不讓她受到傷害。
          
          人質交換成功,孟然站在山山洞門口驚慌失措。
          
          “江梓驍,你有想過你的哥哥嗎。你就算殺了我,為你哥哥報了仇,可你呢?繼續逃脫罪名,還是結束生命?你做了這些,已經是終生監禁了,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庇糇鱼懗林潇o地開口。
          
          “江旻睿,也就是你的哥哥。他心底里也是熱愛生活的人啊……可因為那些恨,徹底地毀了他自己。你也一樣,你是一個有前途的人……不要因為這些而報廢了你自己的大好前程,放下錢個,你要相信我們警方會酌情處理的……”
          
          江梓驍現在的神經處于混亂狀態,他內心的興奮與絕望已經刺激到他的神經大腦,郁子銘作為心理犯罪學專家,當然知道什么時候去瓦解罪犯內心的心理防線。
          
          “……夠了……”江梓驍隱忍的聲音傳來。郁子銘感受到他手上力道的減輕,但隨后迅速勒緊,舉起槍,朝山洞頂上毫不留情開了一槍。
          
          不過他已經有些動搖:“真的可以……減刑嗎……”他柔和的臉龐上有一絲絲的猙獰。
          
          沒等郁子銘回答,他就已經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會的……警察都是會說謊的……我一定要為哥哥報仇,讓你下去陪他,郁子銘都是你,都是你!”江梓驍嘶吼著。
          
          “你也是從警校畢業的,騙沒騙你難道不知道嗎?”門口的孟然盡量控制住江梓驍的情緒。
          
          “嘭”一聲突然傳來,山洞上空一聲巨響,接連著好幾槍。驚慌失措的江梓驍抬頭看,一顆子彈準確無誤地打在他的前胸,鮮血瞬間噴涌而出。
          
          應聲倒下,他吃力地扶住自己。右手依舊拿著槍,郁子銘想要上前搶走槍,江梓驍眼疾手快地朝郁子銘開了幾槍,全部打在郁子銘身上。
          
          “呵,你也別想茍活?!庇糇鱼懛畔率种械臉?,安然的閉上眼,任由警方擺布。
          
          看著郁子銘受傷,孟然心急如焚,把他的頭放在自己的懷里,急忙的叫醫生。
          
          “沒有什么致命槍傷,趕緊送去醫院,防止失血過多?!币粋€帶著白色口罩的醫生說。
          
          幾個小護士急忙出去抬擔架。
          
          郁子銘微瞇著眼,喉嚨里艱難地發出聲音:“如果我還能活下去,你能做我女朋友嗎?”
          
          孟然聽到這一句潸然淚下:“那你必須得好好的?!?br />  
         ?。ㄍ辏?

        散文網首發:http://www.lvyoukunming.com/sanwen/1224898.html

        猜你喜歡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議,請與我們聯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換@)
        展開
        散文